李诗:违约信息的出现往往滞后 可以提前关注股权冻结等靠前表现

李诗:违约信息的出现往往滞后 可以提前关注股权冻结等靠前表现
5月12日,“新挑战、新融合、新机遇——2021中诚信投资者服务大会”在北京举行。在圆桌讨论“信用分层与信用价值”中,中诚信分析董事总经理李诗进行了分享。

  “其实无论是非标违约也好,还是债券违约也好,它的信息的出现往往还是相对滞后的。所以,我们一般除了这种类型的,我们更关注提前一步的,比如股权的冻结情况,监管的处罚情况,它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情况,甚至有没有一些借贷的情况,都是相对来讲更靠前的表现。”李诗说。
  在李诗看来,今年虽然很多企业都有可能聚齐了各种异常变化的因素,但最终仍然它能坚持过来不发生债券的违约。
  “但是我还是认为,对于我们市场的机构来说,可能我们不能承受的构造市场开始怀疑这个企业有问题,那如果到这个程度就不能承受的话,是可以提早行动的,让那些更有回收处置的能力,或者更有去挖掘这个价值的这种风险承担能力的机构去博弈那些兑付与否边缘收获的情况。”李诗说。  
  以下为发言全文:
  问:在业务过程的风险监测当中,可能大家都会发现企业的一些异常的指标,一些异常的信息往往是企业个体信用水平发生变化的一个信号。哪些异常信息能够体现企业的实质风险,能够达到实质预警的效果呢?接下来请中诚信分析的李诗总给我们介绍一下。
  李诗:谢谢雅方总。其实我理解我们对于信用风险的监测,它确实是像刚才侯总和周总都提到过现在是个分层的监测,我们会跟踪它的变化,但并不是所有的变化都需要达到预警的程度,究竟什么样的程度我们会把它划到预警里,或者这个预警可能已经是大部分的机构它都会想要关注一下,或者都会想要要不要有行动的水平了,达到这种水平才能说我们要实质关注它日常的异常程度。
  我这边跟大家分享,我们刚才有介绍到我们做了违约量化的模型,这个量化的模型它的好处就是可以对于每个行业里细分的指标,会有很精准的一些定量指标的异常的临界点,它对于好的和风险高的样本之间的区分度就会很明显。这个里面我们会发现除了定性、财务,这里面可以跟大家分享几个简单的大家常关注的财务的指标,有一些指标我们发现它其实放在整体的所有的产业类的行业里,可能它都有一个比较通用的临界的值。比如我们的经营性现金流和债务的比例,如果它小于15%的话对于大部分行业来说这可能都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信号。还有比如说它的亏损,比如负的资产报酬率等等,这一类的都会是我们常见的。但是更多的确实是要放在行业内进行比较才能找到我要达到异常或者实质影响风险的临界点在什么地方。
  比如我们关注的一个债务负债的情况,那可能对于医药制药行业也许40%的水平就是一个相对需要关注或者要看的企业了,但是更多的像煤炭、钢铁、有色可能超过60%,甚至到70%才有可能达到它的临界点。还有我们关注到我们模型里有一个很特别的指标是预付款的占比,这个指标对于高风险企业的识别特别明显,对于批发贸易类的企业,我们发现24%是一个它很大的区分的点。但是如果是制造业,比如装备制造或者汽车制造,我们会发现10%就已经是它一个很高的风险的分界点了。所以,不同行业对它影响还是非常大。
  另外,我们常看的非受限资金和短期债务的比率,这个比值平均看来市场上大概在15%的水平是需要关注的一个情况,但是打开细分的行业,可能发现有的行业这个指标上升了40%就已经是一个区别的很大的临界点了,但有的行业是可以下到5%、7%这样的水平都是相对安全的。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要用更精细化的模型和方法监测不同行业这个异变的临界值究竟在哪里的问题。以上是一些基本面绝对值的情况。
  还有我们2020年确实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年份,这个年份里可能很多企业的回归值的变化都会落入到一些不太好的区间里,与此同时我们就更要关注另外一个点,他们整体上在行业上的位置有没有发生变化,这里面可以看到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从他们财务指标的相对行业的位置的变化情况,还有一个就是他们有一些绝对的财务数据的累计值,比如未分配利润,比如证券公司的变化,这些同比变化情况是不是大大的落后于行业或者是与行业变化相背离的,可能都是我们不只是年度的,季度的数据也是可以去关注和分析的。
  上面说的都是财务的事情,最后讲一下我们对一些舆情监测的情况。其实大家对无论是非标违约也好,还是债券违约也好,它的信息的出现往往还是相对滞后的。所以,我们一般除了这种类型的,我们更关注提前一步的,比如股权的冻结情况,监管的处罚情况,它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情况,甚至有没有一些借贷的情况,都是相对来讲更靠前的表现。我相信今年虽然很多企业都有可能聚齐了各种异常变化的因素,但最终仍然它能坚持过来不发生债券的违约,这个是一定的。但是我还是认为,对于我们市场的机构来说,周总刚才说的特别对,就是我是一个什么偏好的资金,可能我们不能承受的构造市场开始怀疑这个企业有问题,那如果到这个程度就不能承受的话,我是可以提早行动的,让那些更有回收处置的能力,或者更有去挖掘这个价值的这种风险承担能力的机构去博弈那些兑付与否边缘收获的情况。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蒙